正确九州娱乐手机版登录旗下网站

钻夜壶

浏览次数:144次发布时间:2018-02-07文章来源:资源库我要投稿

夜壶,现在城里的年轻人大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可几十年前,它却是家家必备的器物:陶瓷烧就,口小,肚大,背驼,像只望月的蛤蟆,常置于床下,供方便之用。俗话说“水火不留情”,尿胀了,憋起恼火,急需释放,而提出夜壶泄入其中,则全身轻松,喜上眉头,因而有的地方又称夜壶为“夜喜”。

话说那天,黄桷树下来了个四十多岁的汉子,此人长得五大三粗,赤裸着上身,皮肤黑得发亮。他把手中的蛇皮口袋往地上一放,摸出支粉笔,在地上画了个大圆圈,然后人站在圆圈中,昂起脑壳“嘿嘿嘿嘿”一阵高吼,声音如雷贯耳,又双手握拳,在身上擂鼓般打得“咚咚”响,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。

一番折腾后,汉子摸出根布带捆在腰间,向围观众人一抱拳,说:“各位,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,鄙人初到贵地,还望各位多多捧场,有钱的给点钱,没钱的就鼓鼓掌,谢谢了!”

汉子说完,就摩拳擦掌开始练起功来,随着身子摆动,他浑身骨节“咔咔”有声,块块凸起的肌肉硬硬邦邦,一会儿工夫,就将气运至腹部,肚皮上鼓起拳头大一个包。他拿出把雪亮的菜刀,对大家说:“哪位出来配合一下?用这把刀往我这包上砍,有多大劲儿就使多大劲儿!”

众人一听他这话,吓得直往后退,谁都不敢下手。

汉子见了仰天大笑:“你们怕砍伤我是不是?告诉各位,我已炼成金刚之躯,刀枪不入。嘿嘿,牛皮不是吹的,火车不是推的,不信你们看!”说完,他便自己挥刀朝自己肚子上的那个包猛砍起来,只听得一阵“砰砰”响,可他的肚子却秋毫无伤。

众人看了齐声喝彩。

汉子于是又从蛇皮口袋里拿出个夜壶,“咚”一声放在地上,说:“鄙人有两项绝技,一是我能将身体缩小,钻进夜壶去;二是用指头钻砖头。不知各位想看哪项?”

众人一听哗然:夜壶这么小,口子还没个脸盆大,你这么大的汉子,怎么钻得进去?于是纷纷叫道:“钻夜壶!当然要看钻夜壶!”

汉子便向众人拱拱手,说:“各位,实话实说,这表演危险性太大,钻进去容易出来难!上个月,我有个徒弟表演这节目,差点儿被憋死在夜壶里。各位既然要看,我丑话说在前头,得先给点儿辛苦费。”

一听说要钱,场上顿时没了声音。

汉子笑着直甩脑袋:“看看,看看,这年头,一说到钱就不亲热了!”

立刻有人开了腔:“我们给钱,你钻不进去怎么说?”

汉子拍拍胸脯答道:“没得金刚钻,敢揽瓷器活儿?我堂堂一个男子汉,宁愿丢人头,不愿丢码头。哼,要是钻不进去,我一分钱不少,如数退还。”

汉子把话说到这份上,众人不由又动了心。说实在的,这么大个子,要钻进这么小一个夜壶,这不是千古绝技是什么?有人便开始扔钱了,你三块、我五块的,越扔越多。

有个中年男子,摸摸裤兜里没零钱,就递了张五十块的给汉子,说:“老子我活几十年还没开过这样的眼界呢,你把钱接了,钻进去这钱归你,要钻不进去,到时候可就别怪我小气!”

汉子点头哈腰,满脸是笑:“大哥放心,鄙人走南闯北,全靠真功夫吃饭,做人讲诚信,这点儿规矩我还是懂的!这样吧,为了让大家放心,我今天把话搁这儿了:待会儿你们要真看我钻不进去,我保证加倍退还各位的钱,给五块的退十块,给五十的退一百!”

汉子这话一落地,场上原本那些想不掏钱看便宜的,这时候便也赶紧往兜里掏钱。

只一会儿工夫,汉子就收了一大把钱。只见他把钱塞进裤兜,压了压,然后掏出个皱巴巴的信封,向众人拱拱手说:“表演前,鄙人不得不向各位拜托一件事:万一我钻进夜壶出不来,憋死在里面,信封内有我家的电话号码,你们挂个电话,叫我家人来,连同夜壶把我提回去。不知哪位仁兄肯帮我这个忙?”

刚才给了五十块钱的那个中年男人,嚷嚷着对汉子说:“放心,万一你出不来,我们把夜壶打碎不就行了?”

谁知汉子连连摆手:“使不得!千万使不得!我一钻进去,就和这个夜壶融为一体了,夜壶即我,我即夜壶,所以你们如果打碎夜壶,我的小命就完了。不过,到时候万一我没有马上出来,你们先别慌,因为我知道该怎么运功逃脱险境,这需要时间。当然,如果十分钟之后还是不见动静,而且夜壶口冒出白气的话,说明我命已休矣,你们再给我家人打电话。”

中年男人认为汉子这是在摆噱头,所以有点不耐烦,说:“好好好,这事儿我替你负责了,你就快点儿钻吧!”

汉子一听,立即单腿跪地,双手捧起信封,交给中年男子,非常激动地说:“好大哥,谢谢你,小弟拜托了!”

说完,他起身从兜里掏出一块红砖,退后一步,开始提气。只见他半蹲马步,双手如鹰爪一般,颤抖着用力向前伸,然后紧握拳头迅速收回,右脚一跺,一个倒踢,身子灵巧地在空中翻了一圈,双脚稳稳地落在他刚才从兜里掏出的那块红砖上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红砖碎裂成了几块。

“哗——”掌声立刻在场上响了起来。

汉子长吁一口气,闭目静立,好一会儿才睁开眼,双手抱拳,说:“各位,请闪开一点儿,我钻夜壶进去的那一瞬间力量大得很,怕运功不当夜壶炸了伤人!”

众人一听,既兴奋又紧张,赶紧纷纷往后退,一个个伸长脖子,鼓起眼睛,屏息凝视着汉子,场上静得几乎连掉根针在地上都听得见。

只见汉子神情庄重地朝放在地上的夜壶走近几步,然后蹲下身去,大家以为他要往壶里钻,都踮起脚看,但发现他只是把夜壶挪了个位置,让壶口正对着自己,于是一片唏嘘:“哎呀,散劲儿得很嘛……”

汉子说:“诸位别急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话毕,他站起身,盯着夜壶后退几步,躬起身,摆了个架势;随即又摇摇头,好像不太满意,又后退几步,重复刚才的动作;却又叹了口气,似乎仍不满意,再后退几步。

几经反复,此时那汉子已经站在了圈外,众人以为他要借助跑的惯性一下钻进夜壶里去,于是便赶紧自动给他让开一条道来。

果然,那汉子重新躬起身子,双手抱在胸前,一声高吼:“啊——”

众人屏住呼吸,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盯着汉子,他刚才发出的那声“啊”真可谓气贯长虹啊!大家在这余音缭绕中紧张地期待着,谁知那汉子却猛一转身,箭步如飞地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跑去。

那只等待汉子去钻的夜壶,此刻就像个癞蛤蟆一样蹲在地上,人们面面相觑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……到底是谁钻进了夜壶?

上一篇|下一篇(责任编辑:张恒)
赞(1 收藏
博聚网